<code id="6yumi"></code>
<optgroup id="6yumi"><small id="6yumi"></small></optgroup>
<samp id="6yumi"></samp>
首頁 
>新聞中心>扶貧要聞
習近平一直惦記著俺們村(新思想從實踐中產生系列報道之十 · 河北正定篇)
發布人:石長毅來源:人民日報瀏覽次數:發布時間:2018-10-08
視力保護色:

?“正定是我從政起步的地方,這里是我的第二故鄉。”

“我們的宗旨就是為人民服務,有了這份感情,只要在一個地方工作過,就永遠不會忘記那里的群眾。”

1982年3月,習近平赴河北正定,先后任縣委副書記、書記。在正定工作的1000多個日日夜夜,他的足跡遍及全縣25個公社、221個大隊。

從1991年到2013年,習近平先后6次回到正定。直到今天,正定百姓一提起他,還會親切地叫一聲“老書記”。

朱博華(時任正定縣委辦公室副主任):

他解決了百姓吃飯大問題

從上世紀70年代起,正定就成了全國有名的農業學大寨先進縣。然而,頭戴糧食高產縣的帽子,卻連溫飽都沒解決。

“糧食征購負擔太重。很多老百姓口糧不夠,高價糧買不起,只能去外面換山藥干充饑。正定是風光了面子,吃虧了里子。”時任正定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朱博華說。

“如何讓老百姓富起來,是習近平到正定后一刻不停思考的問題。”

到正定頭兩個月,習近平白天下鄉調研,晚上研讀縣志,還專門設計調查問卷,上街向群眾發放。習近平很快發現癥結所在,立即找到縣里主要領導反映情況。

在時任正定縣縣長程寶懷辦公室,習近平直言不諱:“正定在經濟上是農業單打一,在農業上是糧食單打一。咱們為了交征購,年年擴大糧食面積,壓縮經濟作物面積,全縣的棉花只剩一萬畝。現在糧價30年不變,小麥1毛2一斤,玉米8分錢一斤。依我看,咱們實際是個扛著紅旗的‘高產窮縣’。不解決高征購,正定的溫飽就無從談起!”

“習近平當時說,咱們的‘貢獻’越大,農民的收入就越低,這個問題必須解決。他主動提出,要給中央寫信,把征購減下來。”程寶懷說。

朱博華回憶,習近平和時任縣委副書記呂玉蘭跑地區、跑省里、跑北京,中央、省委、地委聯合調查組很快來到正定,就征購負擔是否過重問題召開座談會,一致認為習近平反映的情況屬實。隨后,正定每年的征購糧從7600萬斤核減到4800萬斤,減幅達36.8%。

1983年,正定召開三級干部會,調整種植結構。當年,棉花種植面積就增加到17萬畝,農業產值翻了一番,農民人均年收入從148元漲到了400多元,吃飯問題基本得到解決。

朱博華說,“當時群眾都在交口稱贊,吃飯是天大的事,習書記為老百姓撐起了一片天。”

程寶懷(時任正定縣縣長):

習近平說“改革必然海闊天空”

“干不干,八分半”“隊長一打鐘,干活一窩蜂”……為改變分配上搞平均主義、社員出工不出力、生產效率低下的狀況,習近平力推農村改革。

一天晚上,習近平來到時任正定縣縣長程寶懷辦公室,他開門見山:“程縣長,最近你注意報紙沒有?安徽和四川正在搞‘大包干’,咱們縣能不能選個經濟相對落后的公社搞個試點?”

“當時中央沒文件,河北省委沒精神,石家莊地委領導沒講話,在這個問題上冒尖,政治風險很大,但習近平態度堅決。他說,改革必然海闊天空,守舊未必風平浪靜。‘大包干’是大方向,也是調動農民積極性的好辦法,遲早都要搞。”程寶懷至今仍對習近平當年的改革勇氣充滿敬佩。

1982年4月,習近平召集縣委農工部的干部開了個“閉門會”,交給他們一個“秘密任務”:去鳳陽,把小崗村的經驗帶回來。

根據習近平的意見,正定選擇了離縣城較遠、經濟發展比較落后的里雙店公社進行“大包干”試點。“我們把公社書記找來,強調了三條原則:一是要廣泛征求群眾意見;二是在分配土地時,遠近搭配、好次搭配;三是不能跨隊分地。”程寶懷說。

混工分、磨洋工成了歷史,不到一年時間,“大包干”試點取得成功。里雙店公社農業產值翻了一番,農民年人均收入由210元增加到400多元。“我家大甕里的糧食滿滿當當,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,全村老少都念習書記的好!”里雙店公社廂同大隊會計錢貴香憶起當年情景,至今仍激動不已。

在習近平倡導下,1983年1月,正定在河北開創先河,全面推行包干到戶責任制辦法,提出土地可以分包到戶,在經營管理上堅持宜統則統、宜分則分。

1984年1月22日,習近平冒著嚴寒來到西柏堂村,為500多名社員宣講當年中央1號文件。時任西柏棠公社黨委書記趙建軍回憶:“習書記講得很細致。他告訴大家,文件規定了延長土地承包期。這徹底打消了鄉親們的顧慮,很多社員很快制定了增加投資、改良承包田的方案。”

隨著“大包干”的深入推進,正定農業生產力迅速提高。1985年,全縣農業總收入達到4.3億元,比1982年翻了近兩番。

王玉廷(時任正定縣委組織部長):

他心里想的都是百姓利益

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。”這是習近平總書記作出的莊嚴宣示。

“他的工作一直貫穿著這樣的理念,在正定也是這樣。大事小情,心里想的都是百姓利益。”時任正定縣委組織部長王玉廷說。

1983年,擔任縣委書記后不久,習近平提議出臺了《中共正定縣委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》,又明確提出:“一定要樹立求實精神,抓實事,求實效,真刀真槍干一場。”

解決民生難題,習近平帶頭行動:部署全縣學校危房大普查,并拿出自己3個月工資資助北賈村小學;1984年4月,在習近平反復協調下,石家莊至正定的201路公交車開通了,正定成為全市第一個通公交的縣……

“當時,干部們都感受到了一種實干的氛圍。”王玉廷說。

針對正定緊鄰省會的區位特點,習近平深入調研,確定了“半城郊型”經濟發展路子。

“依托城市,服務城市,大搞農工商、農民變工人、離土不離鄉”“城市需要什么,我們就種什么;城市需要什么,我們就加工什么”……1984年2月,習近平召開會議專題研究經濟。“半城郊型”的提法,讓在場干部耳目一新。

1984年4月23日,正定縣出臺《從實際出發,積極探索有正定特色的“半城郊型”經濟發展道路方案》。種植業怎么充分利用空間,養殖業怎么形成合理食物鏈,工業怎么大力發展,商業服務業重點發展哪些行業,一目了然。

在實踐中,習近平總結出發展“半城郊型”經濟的“二十字經”:投其所好,供其所需,取其所長,補其所短,應其所變。不久,連接正定與石家莊的滹沱河大橋熱鬧起來,一輛輛滿載農副產品、建筑材料、手工制品的車輛,從縣城涌向市區,川流不息。

通過走“半城郊型”經濟發展的路子,正定實現了“利城富鄉”。1984年工農業總產值、農民人均收入等9項指標比1980年翻了一番,糧食總產、社會商品零售總額等10項指標創下歷史新高。

“這是正定歷史上第一個總體性的經濟發展規劃,至今仍對正定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指導作用。”王玉廷說。

趙桂林、尹計平(先后擔任正定縣塔元莊村黨支部書記):

他按約定回村看望鄉親們

正定縣塔元莊村,坐落在滹沱河北岸、距縣城西4公里處。30多年來,習近平一直牽掛著這個有著500多戶人家的村莊。

1984年夏天,習近平騎自行車來到這里,查看“大包干”情況。時任村黨支部書記的趙桂林回憶:“習書記直接到了地里,詳細詢問糧食種植情況,還鼓勵大家用好政策,大力發展第二產業,搞好農副產品深加工,實現多次增值,增加村民收入。”

落實習近平確立的發展思路,塔元莊的面貌變了,米袋子足了,錢袋子鼓了,還在全鄉第一個通上了自來水、第一個搞了村莊規劃。

2008年1月12日,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習近平重回塔元莊,沿著正在改造的村路,與接任村黨支部書記的尹計平邊走邊聊。

“得知我們正在實施舊村改造,計劃用三到五年讓全部村民住進樓房,他特別囑咐要征求老百姓意見,得到大部分人的同意才行;一定要規劃好,嚴格按照圖紙施工,不要隨意改變。他說,我五年后一定再來看看。”尹計平說。

“須思官場吃喝一席宴,必耗民間勞苦半年糧。”在村委會黨員活動室的一副對聯前,習近平一字一句緩緩念出。“他說,這副對聯寫得好,時刻警醒我們,一定要嚴格自律,多關心百姓疾苦。”

尹計平清晰記得習近平臨上車時的殷切囑托:“火車跑得快,全靠車頭帶,希望你們發揮好戰斗堡壘作用,帶領群眾早日奔小康。”

習近平遵守了約定。2013年7月11日,正定人民的“老書記”再回塔元莊村。得知80%的村民都住上了樓房,他連連稱贊,沒想到變化怎么快、這么大!

在召開座談會時,習近平總書記說,這里我很熟悉,當年下鄉就騎自行車來。今天就是來聽大家意見的,看看鄉親們,接接地氣,充充電。“總書記一直惦記著俺們村,一席話,說得大伙兒心里暖暖的,紛紛打開了話匣子。”趙桂林說。

習近平總書記對塔元莊村提出了新要求:“你們要在全國提前進入小康,把農業做成產業化,養老做成市場化,旅游做成規范化。”

“30年,習近平領著俺們走上了致富路。這份情,鄉親們心里永遠都記著!”尹計平說,如今,塔元莊村人均年收入超過2.1萬元,村集體收入從20多萬元增加到1000多萬元。


相關文章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
<code id="6yumi"></code>
<optgroup id="6yumi"><small id="6yumi"></small></optgroup>
<samp id="6yumi"></samp>
<code id="6yumi"></code>
<optgroup id="6yumi"><small id="6yumi"></small></optgroup>
<samp id="6yumi"></samp>